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0|回复: 0

网红迁徙记:哪里才是奶与蜜之地?

[复制链接]

58

主题

95

帖子

721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1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admin 发表于 2021-2-19 10: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亿邦动力    作者

纠结和挣扎近半年,萱姐决定“放弃”自己年交易额上亿的天猫店铺,转投拼多多怀抱。

萱姐是最早一批试水店铺直播的淘宝商家。2018年,她店铺的直播间经常高踞人气榜前三名,每月平均成交1000万元上下,为店铺贡献六到八成的销售额,半年营收5000万元。

到去年年中,众多商家和主播涌入淘宝直播,被平台扶持的大品牌吸走流量,萱姐店铺的直播流量瞬间跌了一半, “平常有10万人进直播间,最糟糕时只有2万人”。店铺业绩随之遭到重创,原定目标是年销售额1.5亿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还亏了几百万元。

她不得不试图寻找新出路。

今年3月底,萱姐什么都没准备,就去拼多多旗下的多多进宝里挑了100多种商品,一个人拿手机直播了两小时。那一次,她的直播吸引了两万名观众。这个成绩,与她投入大量时间和人力成本的淘宝直播间不相上下。第二天,萱姐就和公司内部开会,拍板决定做拼多多的达人直播。(主播昵称:苹果姐姐)

她的野心,是做拼多多里的“薇娅”。

随着流量的变迁,新平台正在崛起。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曾发表研究称,2016-2019年,直播时长集中度从65.94%逐渐下降至40%,呈现出缓降趋势。这意味着头部平台对市场的主导能力减弱,腰部及尾部的中小平台占据的市场份额在提升。

被众多“出淘”主播青睐的抖音、快手和拼多多,会是下一个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吗?

流量枯竭,告别的时刻到来

离开耕耘数年、一年流水过亿的天猫店,这无疑是个痛苦的决定。

去年年底,在宣布这个决定的全公司例会前,萱姐坐在办公室里大哭了一场,不停地做深呼吸。原本四五十人的团队走得只剩不到十个人,他们早已敏感地察觉到公司的困境,对这次告别并不感到意外。

“太多商家和主播进来(淘宝直播),平台大促,流量大的资源位都是这些大品牌的。”萱姐告诉亿邦,论平台重视程度、品牌粉丝积累、资金实力,她的工厂贴牌品牌几乎没有任何优势,流量一蹶不振。

店播做不下去,红人直播是另一条出路。但萱姐入场时,淘宝已经有了薇娅和李佳琦,辛巴牢牢占据快手的头部位置,中小主播很难熬到出头之日。“大家记不住第三名和第四名,而且成功概率太低,砸钱太多耗不起。”

对于这群逐流量而居的网络原住民,流量枯竭,意味着告别的时刻到来。萱姐带着手下的3名主播奔赴新战场,只留3个人继续维持天猫店的日常经营。

2016年,淘宝直播上线仅4个月,韩承浩就把海外代购的生意从淘宝店搬到了直播间里。他曾坚持连续7天的高强度直播,巅峰时期直播间在线人数破万。6个月后,韩承浩的海外购店铺销售额累计突破1000万元,平均客单价130元,复购率高达60%。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竞争日益激烈,红利蛋糕被越分越小,韩承浩直播间的流量每况愈下。

韩承浩每天都去找高性价比的新品,试图刺激消费者下单。但他当时只是个小卖家,没有签约机构,也没有专业的运营和选品团队,“不可能每天都有二三十款新品,还都是全网最低价”。

他还花了上万块去学习韩国彩妆课程,希望成为美妆护肤领域的KOL(意见领袖),不止卖货,还输出知识、观点。但淘宝直播间是卖货的地方,介绍一件商品的时间只有三五分钟,其中一半在强调价格,大部分消费者没有耐心、也不喜欢听他“啰嗦”。

面对越来越少的流量,韩承浩束手无策。2018年底,他选择“出淘”,重新驻扎在了快手和小红书。

与韩承浩同期进入淘宝直播的“少奶奶”告诉亿邦,淘宝直播上线的早期,主播都不知道平台有什么扶持活动、流量机制是什么,这些只有MCN机构知道。“如果跟错了MCN,即便播6小时、8小时也没有人看。”

随着电商平台格局的变迁,带货直播的迁徙已成为常态。有人彻底离开,也有人“脚踩几条船”。

“少奶奶”曾在映客、小咖秀、一直播等平台尝试过直播,但缺少成熟的变现路径,她在淘宝停留过一段时间,而后辗转至快手、京东。快手主播“硬货哥”同时也是西瓜视频达人,淘宝主播张沫凡的成名地在微博,B站知名UP主“巫师财经”、“渔人阿峰”则出走到了西瓜视频。

MCN机构运营负责人阿泽对此见怪不怪。他所在的一个200多人的主播通告群,仅近一个月就有50多名主播在群里强调自己多平台接单,或声明不再做某个平台,“主播声明自己换平台的消息比通告消息都多”。

主播迁徙的走向,同时也是流量大潮涌动的方向。与个别超头部主播吸走绝大部分流量的成熟平台相比,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的新平台更愿意投入资源吸引和扶持中小主播,主播的发展空间也相对更大。

涨粉、“长大”、攀爬到头部,是他们必须实现的梦想。

去新平台瓜分新蛋糕

初到拼多多,萱姐铆足了劲儿地吸粉。

一开始,一场直播只能涨一两千粉,萱姐只能用发红包和表演才艺的“笨办法”吸引粉丝。她每天在直播间里发现金红包,一天发一两万、甚至三五万元都是常事,有时挣得还没花得多,“准备了几百万,发红包加人工成本,都砸得差不多了”。

萱姐在直播间发现金红包 来源:受访者

还没过蜜月期,萱姐就意识到,平台和主播都在起步初期,涨粉有难度。

一方面,拼多多直播初期有流量但不精准。一位商家告诉亿邦,在直播流量推荐机制上,拼多多和淘宝差不多,衡量维度包括粉丝基数、停留时长、新增粉丝、转评赞等粉丝行为,以及浏览、加购、收藏、成交等商品交易行为。不同的是,拼多多前期没有统一的直播频道入口,缺失公域场景,再加上大量羊毛党的涌入拉低了流量精准度。

这是不少新平台的通病。少奶奶发现,她在快手18万的粉丝产生的效益,相当于抖音50-60万粉丝带来的销售效果。

另一方面,在拼多多做直播的利润空间十分有限。

业内人士对亿邦分析称,由于拼多多直播间里卖的大多是白牌产品,品牌货较少,客单价整体偏低。比如同一款螺蛳粉,抖音、淘宝卖十几块,拼多多上卖6块多。萱姐原来在淘宝直播间做到200元的客单价非常轻松,但在拼多多,百元以下才是舒适区。

“同样是做主播,拼多多利润空间的确比其他电商直播平台小得多,现在只能靠量大取胜,将来做品牌商的生意后利润应该会比较可观。”

对流量的担忧抵不过新平台带来的红利。在没有薇娅、李佳琦和辛巴的世界里,“跳槽”后的萱姐和硬货哥们,顺理成章地成为平台眼中的潜力头部主播。

在拼多多开播半个月后,拼多多工作人员就向萱姐传授直播技巧和进行定期培训,通知她参加平台活动。萱姐逐渐“长大”后,在平台发起的挑战赛活动中获得排名相应的流量和商家资源奖励,平台还邀请明星和重点商家进入她的直播间,推荐她参加综艺节目。

《乘风破浪的姐姐》参赛者来到萱姐直播间 来源:受访者

去年双11,硬货哥开了在西瓜视频上的第一场直播。开播前,七八个官方小二从北京飞到海宁,冲到硬货哥家里,花十几天时间和他一起选品、写直播脚本、复盘改进。这让他觉得自己备受平台重视。

今年3月,当时在西瓜视频只有13万粉丝的硬货哥,创下了单场销售额634万元的战绩,而他在粉丝上百万的快手上,单场销售额平均在100万-300万元。硬货哥猜测,“很大的原因是我在西瓜视频开播,头条导了很多的公域流量进来。”

同时在抖音、快手和小红书三个平台上发展的韩承浩则告诉亿邦,2019年,除了淘宝自然搜索达成的成交额,他店铺几乎100%的成交都是通过快手完成的。对他来说,抖音、小红书更像是塑造KOL影响力的种草平台,真正转化成交易额还得靠快手。

越来越多平台涉足直播业务,意味着中小主播拥有更多的新机会。拼多多、西瓜视频、京东、看点直播等平台,均对新人主播提供流量资源位、现金补贴、课程培训等多种扶持政策。

淘宝、快手等主流直播电商平台的GMV(网站成交金额)高速增长,加之新角色入局,直播行业还远未达到天花板。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有望达到万亿级别。

但与之成正比的是,带货主播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萱姐的头部梦想会实现吗?

谁会成为下一个薇娅?

双11期间,萱姐直播间GMV成交额达5890万元,11月GMV为1.36亿元,粉丝量已突破185万,她成立的MCN机构多多麦也已启动Pre-A轮融资。

入驻快手不到一年时间,韩承浩积累了超过55万粉丝,日常直播带货的转化率可以达到27%,去年双11当天的转化率更是高达35%,退货率不到1%。

冲得猛的主播往往会被平台选中,二者形成深度的利益捆绑。主播借助平台得到更多流量和供应链(品牌商、工厂)资源,赚更多钱;平台则利用头部主播这张“王牌”争夺更多份额,试图重新洗牌直播电商市场格局。

在流量有限的情况下,平台会把流量倾斜给头部主播,头部主播也很少会冒险迁徙。胖球数据发布的8月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显示,全网TOP 10的主播都只选择了一个平台开播——5人在淘宝,3人在快手,两人在抖音。无法得到“特权”的中小主播们则会选择第二平台,或是直接离开。

但优胜劣汰的残酷故事,在直播圈里从不鲜见。头部主播席位有限,不少迁徙者在新平台上仍难获得“新生”。

和萱姐同期进入拼多多淘金的主播、MCN很多,但大多数人播了半天,看的人多,买的人少。“再加上利润薄,短期获取暴利根本不可能。”业内人士称,“很多人变现困难或盈利不达预期,养活不了团队,折腾一两个月支撑不下来,放弃了”。

一位快手MCN负责人告诉亿邦,他有一个朋友在抖音、快手和西瓜视频上同时直播,每个平台都去尝试,每个平台都做得平平,不到一个星期就泄气了。“暴富的传奇故事听得太多,太急功近利了。”

去年年中辞去淘宝店铺全职主播工作的大雷,转战抖音后仍然面临重重困境。

第一个月出不了单,大雷急得每晚睡不着觉。后来单量上来,“一场直播能卖3万-5万了”,新的问题又冒了出来——没钱进货。

大雷在抖音只有几千个粉丝,没有商家找她带货,也没有团队帮她招商。每次开播前,大雷只能从1688或熟识的批发商处进货,尽量拿到更低的价格,在直播间里赚差价。

没钱时只能找家里支援。一开始家人每天给她一两万元,几次后便拒绝再给,怀疑她被骗了。有一次大雷着急进货,但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坐在地上哭了一天。

为了养活自己的直播创业梦想,大雷每天早上4点起床,凌晨两点才睡,全职做一家彩妆工厂的快手主播,同时兼职在一家拼多多店铺直播卖帽子。工作之余的8个小时,她用赚来的钱找饰品老板进货,把早上卖出去的单子打包寄快递,处理售后事宜,还得写下一场直播的脚本。最累的时候,大雷“5天只睡了4个小时”。

即便如此,大雷想要实现的梦想仍然遥遥无期。

西瓜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抖音平台新增272万主播,其中粉丝数不到10万的超过96%。272万分之一的大雷,前途难卜。

胖球数据发布的8月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数据显示,淘宝和快手仍然占据绝对头部位置。TOP50主播有18位在淘宝,单人最高成交额约24.65亿元(薇娅);快手上榜15人,总销售额25.86亿,单人最高成交额9.24亿元。

相比之下,在西瓜视频刷新平台带货历史记录的硬货哥,即使按照最高单场销售额估算,一个月成交额也仅为3.6亿元;抖音8月单人最高成交额3.29亿元。

目前来看,后起之秀超越前浪的希望仍然渺茫,电商直播行业未来也许会形成“一超多强”或“两超多强”的格局。梦想成为头部的萱姐和硬货哥,还有希望超越薇娅和李佳琦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备案号:京ICP备08000853号-82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